余光中–【墾丁十九首】

【墾丁十九首】

『大尖山』

擡頭,你永遠在上面

回頭,你永遠在天邊

墾丁是一切風景的結論

而你是墾丁的焦點

無論春天如何攀爬

都不能抵達你的半腰

天風和野雲都為你改道

陽剛之美的一座石塔

所有仰望的眼光合力

將你供舉到天際

 

『落山風』

落山風來了,快抓緊你的斗笠

一羣羣過境的冬候鳥

帶來七個月的風季

落山風來了,吹過山坡和河谷

吹過懸崖與絕壁,吹過

甘蔗和高粱田,吹過荒地

把一切草木都吹得低頭

唯有大尖山獨立在風口

把高貴的額頭

對著天長與海久

昂成墾丁不朽的景像

 

『金色時辰』

最可惜的是這奇幻的時辰

光是斜光,影是側影

一整幅不可能的絢麗

用旭日的細絲線

一針針密密地鈎成

只要你能夠找到線頭

輕輕地抽,靜靜地收

就能夠把這滿海的赤金鱗

一網都打盡

 

『南灣之晡』

所有的紅拂草都守望在水邊

朝一個方向揮動著風旗

所有的波浪都奔向天際

閃着銀盔,翻着銀蹄

壯闊的水平線上去列隊

只等太陽一就位

就開始霞火燒天的典禮

 

『討海人』

天一樣長的霞火燒著橘色

是遠方有人在喊你

在遠方喊你的回聲嗎?

晚飯的時候了,討海人

荒涼而顛簸的水路,何處

才是你順風的回程?

一條小漁船的胸脯

要承受滿海滾滾的浪頭

向黑潮的深處去索討

一網又一網的生鮮活跳

——若是網重而魚多

滿艙的豐收該慶賀,為你

若是網輕呢,唉,也該慶幸

又逃過一劫,為魚

 

『銀夢海岸』

今晚的海岸,該怎麼說呢?

遠方,是藍幽幽的天色

近處,黑闃闃的地形

只有中間閃動着一片

又像是水光又像是時光

從一個吹笛的銀夢裏

滿滿地流來

 

『問海』

是驟生也是夭亡的典禮

剎那的驚嘆,轉瞬的繁華

風吹的一株水晶樹

浪放的一千蓬煙花

為何偏向頑石上長呢?

為何偏向絕壁上開?

偏等死前的一霎才到來?

問你啊,無情的海

 

『浪淘沙』

風吹不盡的就留給浪去淘啊淘

淘成了這樣的浪淘沙

那一粒是你呢,究竟?

那一粒是我,是他?

時間的指紋滿滿一身

留下一圈圈公開的年輪

那一圈是來世呢,究竟

那一圈又是前生?

美麗得催眠的千層花紋

留給悠悠忽忽的海風吧

去細細地翻認

 

『風吹砂』

山與海都不肯收留你

終年在風裏徘徊

吹不盡啊飛揚的身世

冬天驅你上山去,夏天又下海

在荒涼的岸邊,一遍遍

演你的輪迴故事

風吹砂,多空曠的名字

比蒼老的歷史更加原始

帶一把細白回去吧

一片小小的塞外

就讓它橫在

淺淺的青花瓷盤子裏

 

『貝殼砂』

白淨的沙灘是水陸的交易會

你來看,海神的攤位

多精巧的珊瑚與貝殼

不計歲月的琢磨,被風,被浪

被細緻的沙粒慢揉又細搓

洗出人寵人愛的光澤

是從那位水精的寶盒

翻滾出來的這許多珍品

就這麼大方,海啊,都送給了我們

而人呢,拿什麼跟她交換?

除了一地的假期垃圾

破香菸盒子和空啤酒罐

 

『保力溪砂嘴』

八瑤山下清清的淡水

左轉右迴,一路下坡

哼著一首無愁的牧歌

來赴海峽鹹鹹的約會

已經望見那一片水藍

聽見海潮一陣陣在呼喊

卻被砂洲的手臂攔住

說冬天到了,不准出海去

等吧,擱淺的小木船

等夏天把河谷灌的肥滿

上游的雨水奔瀉而來

把冬之禁令一下子衝開

唱一首自由之歌,把你們

一一吐給大海

 

『山海瀑』

一聲大喝,推開長空與高崖

以如此斷然的姿態

奔放而充沛的清白

就從最高處,瀉沫飛珠

在轟轟的呼駭裏一縱而來

萬壑千山都攔你不住

崖下得怪石也不能嚇阻

誰都擋不了一條活水

向絕路尋找自己的生路

只因在山外把你等待的

不是別人,是海

 

『銀葉板根』

那一棵老樹會把自己的故事

說的這麼露骨的呢?

不必尋根了,一切的傳說

赤裸裸的都羅列在眼前

半畝的龍骨嶙峋,絞筋雜錯

蟠踞成一隻飛不去的海妖

輕一點吧,噓,輕一點

防他突然會醒來

千肢蠕蠢,把你絆一跤

 

『風翦樹』

再強悍的風季也休想拔起

這半樹青翠的生機

永不下降的一面半旗

一半的頑根撐在空隙

另一半,更頑固的意志

緊緊踹住最後的岩石

和欺人的風勢一較摔跤

拚着腰斬,也不甘跪倒

就這麼一身錚錚的傲骨

翹在咆嘯呼喝的風口

都來吧,天上的狂飆

 

『牧神午寐』

牧神在家嗎?    我輕輕問道

半天,都沒有人回答

除了清涼的風聲,脆利的禽語

似乎探不到森林的底細

牧神在家嗎? 又問了一遍

應我依然是一片靜寂

至少,挖土機無禮的長臂

今天還不會就來叫門

背光的濃蔭低垂着翠影

也沒有擴音機和馬達

來驚動你深沉的午寐

聽哪,真的是沒有

 

『蟛蜞菊』

忽然一聲喊,野孩子們紛紛

從石隙石縫裏一下子湧來

黃髮細頸的野孩子們

一轉眼就爬滿了沙灘

興奮地又笑又唱又喊

青石的圓顱讓他們亂爬

縱容他們幼稚的喧嘩

不過是一群頑童過路

能鬧得多久呢,最後總是

留下圓顱禿禿的青石族

在寂寞的晚潮聲裏繼續

苦思一些

想必是比較沉重的問題

 

『灰面鷲』

高高的緯度啊長長的楓

吹來一個遠遠的過客

兩翼還帶着塞外的風霜

和江湖傳說的聯想

無邊的秋色攔你不住

雲程迢迢是幾千里路呢?

但願迎你的是美味的蜥蜴

是蛇,是昆蟲,不是獵者

是南方自由的晴空,只為讓你

帶着溫暖的記憶回去

「我到過一個,哦,可愛的島嶼」

 

『大白斑蝶』

一朵花真的是一個天國嗎?

要探多少個天國才滿足呢?

多自由啊,唯美的使徒

這麼翩翩地素裝而舞

這世界,你辛苦地爬來

就應該瀟灑地飛去

乘春天還年輕,飛吧

飛回哲學家正甜的午夢

一路要提防,切莫闖進

昆蟲學家採標本的袋網

讓一根無情的針

穿腸成唯美的栩栩如生

 

『青蛙石』

在腳下喊你好幾千年了,那海

怎麼你還是蹲在岸邊?

你如何跳來的呢,當初

正預備要跳去何處?

卻突然就這麼愣住了

像中了,咳,誰的法術

醒一醒吧,墨綠的巨靈

掙開青苔密密的羅網

趁今夜,南灣的夜色正好

讓我騎上你背脊,跳吧

把大海跳成小池塘

從一座仙島到一座仙島

 

七十五年底至七十六年初 【夢與地理】

 

【註釋】

1、晡:音ㄅㄨ,指午後三時至五時,即申時。

2、黑闃闃:「闃」音ㄑㄩˋ,黑暗無聲。

3、嶙峋:音ㄌㄧㄣˊ ㄒㄩㄣˊ,山勢層疊起伏不平的樣子。

4、蠕蠢:音ㄖㄨㄢˇ ㄔㄨㄣˇ,騷動之貌。

5、蟛蜞:音ㄆㄥˊ ㄑㄧˊ,一種小蟹。

廣告
本篇發表於 余光中。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3 Responses to 余光中–【墾丁十九首】

  1. 陳語彤 說道:

    那個風翦樹有錯字喔 是拚著腰段 不是拼著腰段哦(這兩個字不一樣)

  2. 陳語彤 說道:

    是國語課本寫的啦=W=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